五十回顧

-沈呂汀─

100.10.05

 

 

  

官校畢業五十年,提筆回顧,竟不知如何下筆,但覺乏善可陳。年青時,滿腔熱血投筆從戎、報效國家,而後未能完成海上生涯,轉而進入成大研習土木工程,終以建築師為業,巨大變化,不知所以。但為建國百年,願以記趣方式,陳述往事,以為紀念!

 

我的家世:

 

    我蒙受祖宗餘蔭,師長眷顧,同學朋友相交,承受的恩惠一生享用不盡。

 

    我的太高祖沈文肅公葆楨,清代中興名臣,一生功業記在史冊,巡撫江西剿太平軍,總理福建船政,創建海軍,巡台欽差大臣來台驅逐日本入侵,總督兩江,功勳彪炳。元配林太夫人,為林文忠公則徐仲女,坐守危城,血書乞援,名留千古。

 

    我的曾祖沈翊清,曾任八省陸軍巡閱使,派赴日本視察秋操,率首批學生赴日本官學校就讀,留有名句〝安危他日終須仗、甘苦來時要共嚐〞勉勵士官生,後亦為國父中山先生題贈  先總統蔣公之撰句。

 

我的祖父沈珂,日本士官第六期步科畢業,北伐時任國民革命軍海軍陸戰隊首任參謀長,因哮喘宿疾提早結束軍旅生涯。

 

    我的父親沈祖馨,為台灣化工界先驅,曾規劃第一所美援工廠-南港台肥六廠,我青少年時期在南港成長,父親後任職台灣聚合化學公司,開創國內石化工業先鋒。

 

在老祖宗沈葆楨銅像前合照

六世孫 沈呂汀 / 七世孫 沈光中 / 八世孫 沈哲廷

 

全家福 -沈呂汀, 蔡樸, 兒沈光中, 媳陳家懷

孫沈哲廷, 女沈筱中, 婿洗錦林, 外孫女洗新妮

 

求學及從軍:

 

    初中就讀省立高雄中學,與鄭南泉、原振維兩兄六十年前即是同窗,初二下學期轉學台北建國中學至高中畢業,在建中蒙國文老師金鉞先生要求以毛筆書寫筆記,書法因此成為我一生的興趣。

 

    當時官校宋長志校長來建中演講,讓我甚為感動,毅然投筆從戎,在第一次文武學校聯合招生時,(文武聯招只辦了兩次)考入海軍官校。

 

官校生活:

 

    四年官校生活,多采多姿,所接受的訓練與教育,讓我受用一輩子,值得我一生回味。許多同學多有闡述,我謹就各階段暑訓時與個人有關的事情簡述如下:

 

    伍:原振倫兄與我同一區隊,他的日記也就是我的日記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我為年班設計了班徽,至今常為劉榮三兄採用,在此特別致謝。年班的班旗及畢業戒指(茅永昌兄捐贈),現均存于校史館。

 

一 年 級:暑訓時恰逢八二三砲戰,各年班均提早結訓返校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本年班榮獲為全國軍校成立之第一支操槍儀隊。四十五年班馬克飛學長在本年班挑選卄八成員,仿美國陸戰隊花式操槍,隊型變換,槍法花俏,每人步法不一,是為最獨特編組,而且空前絕後。馬學長鑑于卄八員中若有缺席者需人頂替,因此加選一〝百搭〞隊員,可遞補任一位置者,很榮幸的這個〝百搭〞隊員就是在下。

 

二 年 級:登陸艦艦訓,我們儀隊計劃出國表演,因此集中在同一艦,先是〝中訓〞後移〝中明〞,227中明艦為全新美軍移交,美軍從未使用,是嶄新軍艦,美援物質十分豐富,尤其食品。最懷念夜航時,宵夜的牛肉罐頭下麵,再加美國黑胡椒粉,美味無窮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其中有一趣事亦是憾事,我們住在後艙,有個大洗澡間,大家沖洗十分愜意,一日,毛鴻基兄開玩笑,將同學推出洗澡間,猛關上艙門,為了獨享淋浴,只聽一聲慘叫,開門一看毛兄的左手姆指,被鐵門壓的青腫如乒乓球大,原來他關門時將自己的姆指按在門框上……毛兄後來退學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倒是艦訓各艦皆載有救國團的海洋戰鬥營,有許多年青女生,其中後來有好幾位成為我們的大嫂!

 

三 年 級:廠訓、航空訓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廠訓在基隆,我們曾到台肥六廠賽籃球,但賽後停水,大伙兒只有跳下廠後的基隆河洗澡!(比大海小多了)。

 

暑訓後首次參加雙十節閱兵,既緊張又興奮,但是充滿了驕傲,而我又是排面班(本年班共參加兩次四十九年及五十年)。

 

國慶閱兵返校,隨即準備校慶,校慶中有園遊會,照例由三年級學生辦理,而本年班即由我負責規劃主辦。

 

四 年 級:作戰艦艦訓,我們由太和為旗艦,由戰隊長陳東海上校指揮太和、太昭、天山施行,本年班是空前絕後未出國訪問的一班,真是遺憾!只計劃一個月環島不着陸航行,但是在颱風來襲時,我們仍在彭佳嶼外海實行高線傳遞,由太和、太昭兩艦施行,但因風浪太大,而太昭的電羅經有誤差,以致兩艦高速時,撞在一起,成了海事,我當時正在太昭船舷拍照,說時遲,那時快,被一士官長拖進艙門,剎那間,太和的錨已砸到太昭舷上,正是我之前站的位置,逃過一劫!

 

  業:我設計了年班畢業戒指及編排了紀念冊。

 

  發:我與涂瑞亭、李文琳、楊振中、林晴、李鴻棟諸兄同派太和艦服役。

  

海上生涯:

當時五艘太字號,四艘在修,只有太和在服勤,因此除了擔任北支旗艦駐防馬祖外,其他機動任務,皆由太和擔當,有北支駐防、威力搜索,金門救援、中美攻潛、南沙護航,因此我在海上服役時間雖短,但我們海軍活動的區域,幾乎全部到過了…。特記以下諸事敘述我的海上生活:

 

一、  五十一年春節過後,即在基隆上艦報到,下午即啟航赴左營,隨冒七八級強風駛馬祖,任北支旗艦到了東引,晚上即配合陽字艦威力搜索,大風大浪,讓初上船任職的我,暈的七葷八素,連膽汁都吐出來了…。

 

二、  報到時艦長梁天价中校,為國軍英雄,鯁門海戰獲頒青天白日勳章,後官至中將,病逝後葬于國軍五指山公墓。先岳父蔡名永,航校五期,空軍中將,民國卅六年支援東北剿共,獲頒青天白日勳章,與梁中將比鄰葬在特別區,因此,每次上山掃墓,我同時會在梁艦長墓前鞠躬行禮。

 

三、  馬祖駐防,因艦上曾載反共救國軍,引上了臭虫,一堆的,黑忽忽地,粘在床墊,晚上被咬的癢癢地!初時,不知何物,奇怪的是,雖可怕,時間久了,在冬天夜裡蓋上棉被,咬的癢癢却滿舒服的。

 

四、  北支旗艦按規定,是兩週輪換,但其他太字號在修時,由率真艦替代一週,而我們三週,因此往往存糧不,常上岸採買,曾有每人一隻花蟹,吃的飽飽!直到太倉、太湖修好來分擔任務方獲改善。

 

五、  冬季馬祖海域盛產黃魚,肥大鮮美,演習時,深水炸彈炸的滿海面都是浮魚,但礙於規定,不能撈取,真是可惜!

 

六、  有一次太和、太倉、太湖齊靠在基隆,我家在南港,故邀了鄭南泉兄、焦瑬兄、(在太倉),楊泰安兄(在太湖)一道回家打牙祭,父親發給每人一瓶金門高梁,全醉倒。第二天上船,鄭兄仍未醒,太倉旋即出航,後來知道他到下午三點才醒來,年青就是如此猖狂!

 

七、  曾在大白天,全艦備戰狀況下,進入烏坵對岸大陸近海,為的是遣返大陸漁民。

 

八、  由馬祖急駛金門,支援受砲擊的223艦,遠見一艦約是203,原來223中彈的位置是中間的2字打了一個大洞,將223變成了203!

 

九、  護航南沙,護送223艦赴太平島換防,因颱風關係,曾五度進出高雄港,方得成行,去程五天四夜,回程四天四夜。在太平島,釣深海魚、撈石花、捕玳瑁、採椰子,不亦樂乎,像在南海樂園(玳瑁肉清燉如牛肉味,鮮美可口,玳瑁蛋如有彈性的乒乓球),夜航飛魚撞上甲板,海豚追逐船邊,均是遠航趣景。(附上我等六人,在太平島51砲前珍貴合影)

 

  

十、  曾因氣象報告錯誤,出海跑颱風,捲入萬達颱風中,在澎湖海道十五級以上強風巨浪中,折騰了卄六小時方抵基隆,進港時全艦光突突地,狼狽不堪,雷達天線、救生筏炮塔護欄,統統被掃一空,連主甲板都裂開了,可幸運地脫離險境!

 

命運安排讓我離開了海上:

 

    當年官校有許多國內外深造的機會…但我在北支駐防如何能掌握機會呢?

 

一次回基隆整補,文書官說有公文可報考成大,我與文琳兄就報了名,但下一步如何,皆不得而知。過了些日子,太和艦奉命赴巴士海峽,與美潛艇,聯合操演,我們從馬祖回到左營,準備出海,記得那天是星期五,文書官打開信箱,說是報考成大者,星期日在左營考試。經艦長特准我倆下船應試,但須在週日考完後,在碼頭等太和回來再赴馬祖。我與文琳兄忙中,檢了幾本書上岸,找地方住以備考試,到四海一家軍官俱樂部,都無床位,只好屈就到蓮池潭邊士官俱樂部,兩晚外面皆有舞會,音樂及蓬恰聲中,我倆在房中忍著噪音抱佛腳!

 

考完了,太和回來,上船又直放馬祖,下一步如何,又不得而知。

 

五十一年九月我奉派澧江艦槍砲官,回到基隆接到成大入學許可,我選擇了去成大,註銷了澧江任命,從此離別了海上,改變了我的一生。

 

遠在馬祖,卻能有機會報名;不可能到左營應試,正巧有聯合攻潛回到左營; 結果我與文琳兄都考取了!能說不是命運安排嗎?!

 

成大畢業後:

 

    成大畢業奉派總部工程設計中心,擔任建築規劃設計工作,從土木工程改作建築設計,在各級長官及前後任總司令馮啟聰上將,宋長志上將的要求下,先後完成總部營區的規劃、大門、禮堂的設計,以及左營軍區、官校、六二部隊、基隆基地醫院等諸多營舍更新的設計。

 

在此,如總部大門的定線、各高級長官的官舍等均恰與風水謀合而獲得甚高的評價。

 

考取建築師執照:

 

    五十九年大熱天在考試院悶熱的考場揮汗若雨下考取建築師執照。

 

六十二年九月奉令退役:

 

    即成立〝武林建築師事務所〞,後半生就以此為生,取名武林,有多種意義:

 

一 是我祖籍杭州,杭州古名武林,武林沈氏祖籍也。

 

二 是五十年班,數字為50,音即是五零,武林也。

 

三 確是武林高手?!

 

開業至今卅七年了,經歷了許多社會事故,人生百態,但建築設計上仍有樂趣其中。完成眾多作品中,摘其特別的有:

 

    美商必治妥施貴寶新竹廠

 

    世界第一大藥廠英商葛蘭素新竹廠

 

    美商輝瑞藥廠

 

    菲律賓蘇比克灣及宏砦q腦建工業區

 

    門南太武高爾夫球場及休閒俱樂部

 

   在南京為華新申請造鎮

 

    信義計劃區華新信義大廈(35層)

 

 

輝瑞大藥廠研發中心新建工程

PFIZER LIMITED TAMSUI RESEARCH CENTER BUILDING

        

南太武高爾夫球場,會館,別墅新建工程 NAN-TAI-WO GOLF COURSE CLUB,VILLA

 

 

南京市河西南新社區規劃案

   

華新信義大樓(A6)新建工程
WALSIN TOWER

  

  

畢業五十年匆匆到來,經歷許許多多的事態,回首是愁?

 

是苦?是喜?是樂?無限感慨,但是如能時光倒流,

 

我還是會選擇進入海軍官校,

 

這是我一生的驕傲!

 

[回海軍官校50年班畢業50周年專輯目錄]